中考频道 > 心理驿站 > 正文

中学禁校内用手机 强制学生买电话卡

中考频道 发表时间:2011-09-26 热度

树人网讯

  北京9月23日消息 据报道,对于十多岁的全寄宿制学校学生,家长都希望在不违反校规的前提下,多和孩子电话联系沟通。可是,甘肃庆阳六中却推出新校规,孩子校内不许使用手机,要使用校内的固定电话,而使用固定电话就要购买201电话卡。最近庆阳六中的学生家长刘先生就给我们天天315爆料,庆阳六种要求全校3000学生都要购买201电话卡。
  家长有话说:学校强制学生购买电话卡
  刘先生:这是我听我儿子回来说的,是上一学期他们学校开学的时候就是这样,因为这是一个寄宿制的学校,是全封闭的。
  记者:是个什么学校?叫什么名字?
  刘先生:庆阳市第六中学,上一学期每个人必须买30块钱的201电话卡,因为宿舍里面装了201电话。有些学生认为这个东西有用,有些学生认为没用。因为现在手机比较普遍,有些学生都有手机了,用这个东西没啥用处。这次开学之后每个学生要求买50块钱201电话卡。
  记者:每个孩子都必须要买是吗?
  刘先生:必须要买,不买还不行,我就认为这个事情不合理。为什么呢?据我所知电信上201电话卡面值是50块的,只要20几块钱。这个东西到底值多少钱咱们暂且不说,你不能采取强制的购买,如果我需要的话可以,现在没有必要。有些学生反映,他们上一学期买的还没用。
  记者:学校有没有说过,如果孩子不买201电话卡的话会怎么样?
  刘先生:没有说怎么样,就说必须要买,估计说不好听的话开除什么的,他也不敢。但是在学校里面,学生是弱势群体。有的家长向相关部门也反映过,但是没有什么效果。
  教导主任有话说:自愿购买 无硬性规定
  接到家长的电话,记者随即找到了庆阳六中的教导主任李克勤。可是李克勤主任却否认学校在强买强卖,说学生完全是自愿购买的。
  记者:是这样的,我们接到有学生家长反映,六中在去年的时候要求每个学生要收30块钱的201电话卡,今年的金额涨到了50块钱一个人,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李克勤:没有这个事。我们学校是禁止学生带手机,手机一带学校里面就查他电话。如果确实是要和家里联系,那么就买这个电话卡和家里联系。要求学生把手机全部去掉,不要带手机。
  记者:学生的电话要使用201电话卡的吗?
  李克勤:201就是专门给讲电话的,或者和家里商量自己去买这个卡,没有硬性规定。
  记者:这个卡去年是30块钱一个人是吗?
  李克勤:面值有30的、有50的,需要哪一种买哪一种。
  记者:在校内销售是这样吗?
  李克勤:校内没有,电信局在销售。
  记者:学生能在学校里面买到201电话卡吗?
  李克勤:那是电信局拿来,谁要的话就卖给谁。
  记者:学生可以在学校里面买得到吗?
  李克勤:平常买不到。
  记者:什么情况下能买到?
  李克勤:开学的时候有新生报到,学校把手机全部收上来。如果需要就可以去买这个东西,电信局就直接下来卖这个东西。
  记者:为什么要把学生的手机全部停掉?不让学生在校内使用手机呢?
  李克勤:因为好多学生发短信,还有睡觉发短信,最后把手机给停了,学校根据实际情况采取了这个措施。
  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不让校内使用手机,如果不买201卡,那校内的固定电话就不能使用,就算学校不强制先生购买201卡,孩子们能不买吗? 记者很想和六中的孩子们聊聊,听听他们的真实感受,但是,很遗憾,学生家长不愿意提供孩子的联系方式,校方也不愿提供相关信息。
  教育局长有话说:没有相关规定 具体的找学校说
  寄宿制中学学生到底可不可以使用手机呢,教育部门有没有相关的规定呢?记者联系到了庆阳市教育局局长卢化栋,没想到,说出事情原委后,得到的回应是这样的:
  记者:我们收到消费者的反映,说庆阳六中禁止学生使用自备的手机,在学校里面使用电话的话必须购买201电话卡。
  卢局长:你找六中说吧,我现在说不清这件事。
  记者:教育局有没有相关的规定,在寄宿制的学校里面不允许学生使用自备的手机?
  卢局长:那是学校的校规,我们教育局没有相关的规定。
  记者:在学校里面孩子如果使用自己的手机的话,对他们的学习会有影响吗?
  卢局长:你不要采访我,你要找学校去,我也说不清这个事,你和学校说。
  专家有话说:强卖电话卡对学生不公平
  中学生在学校到底可不可以使用手机。记者联系到了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员教授,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胥青山。
  记者:像这种中学生寄宿制的学生,孩子能不能带手机到学校里面去?如果带了手机到学校里面去,会对他们的学习和生活有多大的影响?
  胥青山:这不是一个才发生的新鲜问题,其实好多年前手机开始流行的时候,中学生能不能带手机的问题曾经在舆论上引起过很大的反响。学校之所以做这么一种规定,主要就是两条,一条是考虑到中学生带了手机以后不便于管理,他总是想学生带了手机影响了学习、不专心听课等。
  第二个原因,他可能与地方的电信部门或者是电话部门有了某种默契,才强行搭售电话卡,从而推销电话卡,强行强卖的问题了。
  这样做无论是对学生还是对家长都是很不公平的事情,作为一个学校,本身就是教育人的地方。中学生带了手机来,无论是作为学校的管理者,还是作为学校的老师,都应该对中学生讲,课堂上不能够听课,你们带过来的手机,应该要关机。不能在课堂上接听电话、收发短信,这是课堂纪律所必须的。除了下了课以外,在课间休息或者是在课余的其他时间,可以使用手机,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学校对中学生使用手机应该有这样的规定,而不能说手机不准用,必须要用电话卡,那不是强买强卖吗?这是没有道理的。
  律师有话说:学校与运营商有关联 涉嫌强买强卖
  主持人:学校说孩子们是自愿购买电话卡,可是现实的情况是因为学校不让携带手机进入学校,不买电话卡就不能够使用电话,这是不是涉嫌强买强卖?
  张星艳:如果真的是学校不让带手机,必须购买他的,这个必须指的是你不买不行的情况的话,那么就涉及到强买强卖的行为。这种制度事实上直接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也就是说不购买电话卡,就没有其他和外界沟通的方式,这种行为可能是跟法律相违背的。
  包华:不见得是学校的强买强卖,但是学校的管理方式确实导致了电信运营商可以强买强卖。两者之间有关联性,如果说为了管理孩子日常生活,保证孩子专心上课,不让使用手机还算情有可原的话,那么提供的电信运营商提供的电话可以不是电话卡的吗?可以是投币的。
  就算使用固话的服务,它的收费的方式也有很多种,不见得一定是电话卡这种预存话费制的,但是现在只有一个电话卡预存话费制的消费方式,我们只能理解为电信运营商针对了学校的特定管理方式,选择了一个对自己最为有利的消费模式。学校的管理方式是导致电信运营商强买强卖的一个必然的大前提和环境。
  专家有话说:教育局应加以引导
  主持人:教育局的卢局长表现出来的是他知道六中的这个事件,但是不愿意就此表态。真的就如他所说,这不归教育局管吗?
  张星艳:学校的收费是归教育局管的,但是因为涉及到运营商,而且现在不好确定这种经营模式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归哪管现在也不好下结论。
  主持人:卢局长说这件事情不归他管,难道他也不能就在学校里面能不能使用手机,或者说孩子在学校里面使用手机对学习生活会有多大的危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吗?
  包华:就算不是一个行政的职责,但可以有一些指导,这是可以的。学校中有很多的社会服务资源,包括交通、通讯、餐饮,这些内容都是由学校一方来提供的,有些方面确实已经市场化了,比如说餐饮。教育局通过教育主管部门给予一定的指导、引导是必要的,不是说非要一个职权,给一个决定和通知才可以。教育局可以在行政职责上不予以评价,但是从引导角度上来说,可以给一些建议。
  主持人:作为教育的管理者,也从事过一线的教育工作,难道他对于如何在学校里面更好的引导孩子使用电话,或者是使用手机,或者是干脆就禁止孩子们使用手机,做一个评价或者讨论都不愿意吗?为什么?
  包华:可能是基于他的公职身份吧,如果他以公职如果参与讨论的话,大家可能会误以为是行政主管部门给的一个强制性的要求,或者说是一个权威性的解释。这种情况之下,他个人的意见有可能跟他的行政职务的身份相混同,可能他不愿意这样,我认为这是一种顾忌。我们的受众有的时候会主动的,自动不自动的把一个人跟他的职务身份相混同。
  主持人:我想听听张律师您对这位卢局长的内心揣摩一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张星艳:我比较认同包华的说法。因为他的职务,可能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让受众有一定的误解,也许他的个人意见,让我们听来就觉得会是教育局或者官方的一种解释,所以他会比较小心谨慎,这是可以理解的。
  专家有话说:管理模式不平等
  主持人:就中学生在校内使用手机的利弊问题,前面武汉大学的胥教授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为什么校方依然是不允许使用手机?因为按照徐教授的说法,是可以合理引导学生使用手机的,而为什么校方依然不允许?而且以此为前提来售卖电话卡,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包华:我认为首先是学校对于教育的理解跟这位教授的理解不一样,其次,我们的教育和医疗有点相似之处,它的资源提供方对于对方而言,具有一个先天的优势。孩子是一个未成年人,这些未成年人在学校期间学校对孩子有一种法定的监护职责,这个监护职责一方面是学校的义务,但相对应而言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就会变成对孩子的权力。
  在这种情况之下,学校做出这样的决定,孩子是不能有任何反抗的,或者即使反抗也没有用,在这种环境下,我认为学校决定了管理模式,孩子只能听之任之,他是没有选择的。也就是不是一个普通的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民事行为,变成了一个有点像一方为高,一方为低,一方发号施令、一方听从这样的管理模式。
  主持人:刚才我们了解到,对于学校来说,学生肯定是一个弱势群体,所以说学校管理上他们怎么规定的,学生也就只好这么听,于是我们的孩子就不能够带手机了,不能带手机要跟家长联系怎么办呢?就得买201电话卡。
  包华:所以它就成了一个必然的逻辑,也就是我们他前提上学校对孩子有法定监护职责,学校可以去决定这种监护的模式,这种监护模式一旦确定完之后,孩子只能办一个具体的行为,就是说我去买卡,用电话。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它实际上是一个必然的后果,而学校其实知道这样的后果,学校会对这样的行为结果有预期。
  主持人:明知道会怎么样而故意去做。
  包华:对。
  律师有话说:校方处理方式欠妥
  主持人:张律师我想听听你对校方这一做法的看法?
  张星艳:其实我认为校方的这种禁止使用手机,倒不是说他已经违法,因为在法律上未成年人保护法确实有这种类似的规定,像包华刚才说的,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东西,学校作为监护人有义务,也有权力进行管制。
  但是方式和方法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看他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在六中这个学校,采用的这种方式只给学生提供一种方式,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剥夺了学生和家长选择的权力,我认为这个可能是比较欠妥的方式,因为现在使用手机也可以影响他正常合理的去使用手机,而且他采用适度的屏蔽来规范手机的安全性,是有很多种方式的,只是他可能选择的方式不太正确。
  专家有话说:还校园一片净土
  主持人:就是说只有一种选择,按照包华的说法你必须是要一种预付费的方式,而这个过程当中就给提供预付费方式的那一方提供了很多盈利的空间了,那么我们谈到了,我们大家都知道校园是一方净土,是理想之国,是象牙之塔,可是为什么屡屡会染上盈利的色彩,原因在哪里?包华。
  包华:我认为现在最主要的原因我们目前看到的教育已经是一个产业了,很多的商业因素穿插在教育的产业之中,这是我们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然,也是我们经济社会这样一个直接的渠道和折射,但是我们对于学校尽管还是有一些商业因素在里面穿插。
  但是我们对于学校对于教育来说,应该有一个特殊的视角,我们参与教育的人员包括我们的老师,包括我们的管理机关,对于我们的学校,对于我们的校园来说应当在这样的商业因素穿插之下保持他一个本色,但是现在我们看到这些本色可能会被商业因素所影响,而这样的影响其实让家长也好,让我们的媒体也好,让我们这些孩子家长父母,包括旁观人员看着也好,是觉得非常遗憾的一个事情。所以我觉得可能我们的教育的主管部门、我们的教育的从业人员要认真的考虑一下在商业环境之下如何保证校园的一片净土。
  主持人:再听听张律师您的看法。
  张星艳:我认同包华的看法,在整个商业大环境下,其实我认为学校还是本着公益性的原则,因为学校本身就是公益性的事业,我们出发点着重于培养学生以公益为目的这样去做,可能才会让学校变成一方净土。
  主持人:刚才张律师一再提到了就学校是一个公益性的地方,所以他应该给孩子一片公益的天空,不要有那么多的盈利的色彩在里面。可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一处处渲染着经济利益的校园,到底我们能够给孩子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希望我们的孩子未来走出一个什么样的道路呢?
  包华:我认为孩子应该按照他自然成长的规律,在他小的时候,应该接受教育的时候,给他一个相对单纯的环境,让他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之内深心得到健康的发展,而不要像现在很多学校所做到的这样过早的一个社会化。因为过早的社会化孩子是不能够理解的,不管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他是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结果的。
  一旦过早社会化之后,孩子们就会产生另外一种情况,这是我们大人来说教育者来说都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他可能出现一些类似于叛逆,甚至于对于传统文化的不理解,或者说误读。那么这种情况以后,小孩长大之后是很难改变的,因为我们说教书育人,主要指的就是如何塑造一个孩子今后的一个人生,所以我还是希望我们的教育者真的可以在商业环境之下保留我们可以有的一方净土。
  主持人:张律师。
  张星艳:未来不好设想,因为学校确实不应该以盈利为目的一种非盈利组织,那么校园我认为应该是纯净和干净的地方,在当前经济主导一切这种市场前提下,好多学校现在都投入到怎么样创收的经营模式当中,带给我们孩子的未来确实是值得我们担心的。
  主持人:我们刚才畅想了一下目前的这样的本来是公益的学校,现在也变得越来越不公益、变得越来越功利的情况之下,我们孩子的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我们就要回到我们现实的情况,面对甘肃庆阳六中目前的状况家长一再的跟我们说,他们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能力解决,我们有没有解决之道可以提供给他们呢?
  包华:我觉得先倡导一下,首先对于如果不能够真的取消我们的手机的使用的规定来说的话,我们倡导我们的电信运营商可以提供多元化可以服务的服务产品,比如说不仅是电话卡,能不能设置几个投币的电话?从这种方式来讲可以回避一下我们家长对这件事情的一个看法,或者是一个不像的情绪,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刚才那位教说的非常好,学校从事教育的这样一些教员或者是校长,是不是也可以重新考虑一下自己原先定的管理方法是否合适?尤其是在我们现在通讯日益发达,而且通过现在的通讯方式可以帮助我们的孩子更好的接受教育的情况下,改变固有的方式,当然这两点都是我的倡导而已。
  主持人:张律师你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张星艳:其实我觉得最简单的还有一种方法,学校的电话可以你说固定电话也没有问题,那么你打出需要电话卡可以打进,那就是说家长和孩子还有一种沟通方式,我可以用电话打进来接听,这也是一种沟通方式,这样的话孩子也不需要买卡也一样能跟外界沟通。
  主持人:其实很简单的一种方式就是说我们现在其实我们整个的社会也好,电信的运营商也好,都给我们的家长、我们的孩子提供了多种选择的可能,我们的学校其实没有必要只选择其中的一种,如果说你给了家长多种选择的话,第一你可以避嫌,让学生的家长不至于就会质疑你可能会有强买强卖的嫌疑,第二你可以给孩子们更多种的选择,不同的家长选择不同的方式,这样大家都会营造一片相对于轻松的环境,不知道二位是否认同我的这个看法。
  张星艳:认同。
  包华:非常同意。
  主持人:好的,谢谢两位的点评,非常感谢。

 

关键词中学  手机  学生  电话卡 

[责任编辑:mass]

关于河南教育报刊社 | 设置首页 | 业务合作 | 版权声明 | 技术支持 | 机构设置

copyright 2001-2009 Shuren100.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豫ICP备05022387号